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那簡直不能叫做愛

【那簡直不能叫做愛】


  伴隨蜂湧而出分明不可能嗅到的鋼鐵銹蝕的鈍臭;刀刃撕裂皮膚滲入血肉,火燙的凶器撕筋裂骨輾轉扯出臟腑的感觸,殘留在刀刃上滴落著鮮血的體熱──

  妳躺在少年的身下,順著慾望的頂撞一下一下的伏動著。
  圭臬理智早在一開始就被獸性一拳揍的遠遠。

  妳撕開他的靈魂撬開他的孤獨,掀起海潮般一波波洶湧無比的寂寞。
  作為應對的嘉許,他撕裂你的裙襬拔除妳的內在,贈與傾盆潑雨似挾槍帶劍的……

  親吻或擁抱,那並不適合你們,不過世外桃源的蠢話。
  愛情總有所求,憑依的這個行為只是寄託的一種方式。
  啃咬或抓撓,沒有憐惜沒有疼愛有的只是滿滿的狂亂。
  撕扯彼此衣著的手彷彿暴力。

  空氣中滿是慾望的萎靡,呼吸裡吟膩著誰的呻吟。
  滿室的死靜籠罩著誰與誰交纏的身軀。

    做愛做愛做愛做愛,愛如果真的做得出來,與其相應的這個行為,又怎麼會被稱作交媾。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