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鬼門關。

  他在醫院門口被撞了個魂飛魄散,被他回春妙手當即撈回人間,甚至不及逛一圈鬼門關。


  新聞沸沸揚揚集團公子被蓄意加害,神醫妙手回春的消息,當事人之二泰然自若安安分分寫著行政報告照常上班制下班責任制。方才醒轉脫離險境的集團公子還有閒心看著電視新聞驚悚的監視器重播自己被撞的驚人畫面。
  「真是的技術真差,要達到最大加速度少說也要200公尺的距離,他應該等我走到馬路上再從後面追撞,不然我怎麼死的成?」
  麻醉退得差不多,他話還說得不太好,勉強能分辨幾個意思。主治醫師兼執刀醫淡定的關掉單人病房的52K超大電漿電視,順手把遙控放到天涯海角的冰箱頂上,假裝沒聽見病患的嚷嚷,自顧自地確認輸液速度意思意思看看心跳血壓指數,看他那麼有精神,看來再過幾天就成拆掉引流管了。也沒打算理會病患漏風又大舌頭好不容易擠出來的句子。
  病患公子自討沒趣,但越挫越勇的晃了晃傷肢。
  「——嘶,真疼。」

  這樣當然會疼。
  主治醫生用看智障的眼神關愛他。

  做完日常勤務的身影從門口挪回床邊,好歹看一下自己好不容易接回去的骨頭沒給晃錯位,卻被患者一把抓住手臂——「!」
  那力量輕的可以被忽略,他只是裝作忘記反抗而接近順從地把頭抬起來,靜靜地凝視對方漆黑的雙眼。
  那是可以輕易辨識出情緒的眼睛,疼痛是傷口的疼痛,欣喜是被理會的快意——那麼瘋狂呢?
  他說:「你就沒想過,為什麼我一出醫院就又被撞回來躺在這嗎?」

  他還真是一點都不好奇,自然也沒想過。
  ——所以他也這麼說了。

  「我沒興趣。」




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

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

鳳仙花房



  「並非相互舔舐傷口的關係,對妳來說很可能只是一時興起的憐憫。
  妳其實也沒有跟我在一起,不過是剛好我也待在有妳的地方而已。」

  「可是即使如此,我還是想要妳也喜歡我。」


——題記 鳳仙花房


2016年11月5日 星期六

對鏡

※ 流血獵奇要素有微驚悚
  請相信我,他們是相愛的。



這是、什麼……

你睜大著眼,難以置信地看著面前嬌巧的女孩,款款對你露出你未曾在自己臉上感受過的肌肉移動的軌跡——笑容,非常、非常濃郁到艷麗的笑容——用那個使你渾身不對勁的,和你一模一樣的容顏,笑著。那樣的表情太扭曲,狠狠使你發自內心的發寒到每一顆毛細孔都在顫抖。還有和自己完全不同的,屬於女孩子的柔軟的手指,正替代視覺縱情的撫摸你的臉。
你幾乎要尖叫。

——說幾乎,那便是沒有,你感覺自己的喉結狼狽地滾動吞嚥忽然暴漲的唾液,心跳的鼓動大的能在耳膜裡直接感受,你還是強迫自己必須冷靜。

「我不是幻覺唷。」女孩子輕輕地說,大約是看出了你臉上近乎狼狽的表情,她輕輕的笑出聲音。「你也沒有在作夢,我不是妖怪。」
「那麼,我是什麼呢?」
女孩著迷的捧著你的臉,接著毫無預警的鬆手,向後退開。

「嘛、那種事情,一點也不重要唷。」
女孩的聲音忽然變得很遠,並且模糊。

某種液狀的東西滾過你手指間的觸感傳來使你下意識地低頭去看。
紅色的,帶著濃稠的質感,低落在地面——是血?你還在懷疑,思考還在繼續,你發現自己的視界忽然大幅度的歪斜,在你意識到地面滴落那一圈一圈的紅色,可能是血的時候,你看見了一個根本不應該看見的東西——你自己的身體,更正確地說,是只剩下身體的,你自己。

殘留意識的頭顱正在墜落,最後的帶來的知覺,不是裡當劇烈的疼痛。
而是女孩幽幽送進意識的一句:「我是,送不幸來給你當禮物的~~二十歲生日快樂。」



你睜開眼睛,出於某些原因,睡得很乾澀的眼睛有些疼痛,外面太陽太大了。
你疲勞的揉眼睛,才慢吞吞地起身。

「……傳說中猿猴的列車只要死三次,就會沒事了。
可是我要死幾次,你才願意放過我?」

你聽見自己的聲音,對著浴室裡的鏡子喃喃自語,你的手指按在冰冷的鏡面上,自己的脖子的位置。
「我又不是自願,把你吸收過來的,那不能恨我--為什麼不恨自己不能堅強一點,或是恨老媽,或是恨老爸,沒給你更堅強的基因讓你活下來--為什麼恨我!」

鏡裡的你,脖子一圈腥紅的,青紫的,乾淨整齊的,彷彿勒痕的--
「姊姊……我不想被生下來。」你狠狠收緊拳頭,你重重閉上眼睛。「為什麼不是我活在妳心裡……」







Fin.


你身旁的少年看著我,豎起食指搖搖頭,制止了我的思考……或許還有動作。
『讓她繼續這樣以為吧,沒有關係,讓她恨我,讓她以為我恨她。』

我知道的,你的脖子上,明明乾淨漂亮的很。
我卻不能告訴你。
其實你不是你,你應該是妳。


THE END.



2016年8月6日 星期六

隔著次元凝視你



  喜歡他的時候他就明白,詩人的愛情是人類不可多得的聖物。
  還有詩人不是人類。




2016年7月18日 星期一

舊憶故夢




他眼裡燃燒著全世界。


  「你在玩火?」
  他皺著眉凝視他的夥伴,滿臉的嫌棄質疑。而後者回過頭來的表情有著看似自然孩童被抓包的驚嚇,以及下一秒就消滅的慫恿。「打火機而已。」他臉上有著天真的笑容,展現似的兩指拎著打火機滾燙的鐵齒輪,很快呀呀鬼叫著丟下。委屈又恨恨地瞪著扔到地上的塑料,彷彿他被燙傷都是它的錯一樣。
  喂喂……搞清楚啊小鬼,你以為是誰那麼笨抓才燒過的位置的,活該燙死你。
  儘管不齒,但不得不說這副賣蠢的模樣很得他心,方才察覺小鬼玩火的怒意吹雪一樣很快消了去。
  青年噗哧一笑,接著蹲下身一手大大的按在他鴉羽色的腦袋瓜子上。難得沒有口出惡言,反而溫柔地抓起那隻被燙紅的手指反覆端看。小孩的手細緻柔軟不生一點繭子,很容易令他想到方才在齒間碾碎的草莓大福;想到方才膩口的甜味他甚至下意識地舔了一圈齒面,好在那種黏牙的甜食這次給足了面子沒有丟臉的貼在牙齒縫隙裡,在每次張嘴說話的時候出來丟人現眼。說起來還真像啊,燙紅的指尖是火燒雲在天空渲染的配色,但仔細聯想的話似乎也像是微微透著草莓香氣的柔軟點心。


  「請不要咬,會痛噢,我才剛燙傷欸。」小孩鬼頭鬼腦的迅速抽回自己的手指,一副不高興的模樣嘟著嘴囁嚅。「剛剛的大福明明就是從我這搶走的,居然還嫌它太甜。」
  ……原來我都把想的事情說出來了嗎?自知理虧的青年搔搔頭,伸手刮了一下夥伴的鼻子,把人從地上直接拉起。「起來吧,無聊我陪你就是,別拿我打火機玩。」

  「還有要是沒吃過,我才不知道草莓大福是這麼噁心又虛有其表的食物。」
  青年對身高沒有自己一半的小鬼裂嘴,從口袋裡摸了煙,哧啦哧啦的點上火。一陣令人暈眩而又鬱卒的苦味挾帶慢性自殺的毒素淬入彼此難受的空氣裡溶解寂寞。青年甘之如飴的握住孩子柔韌的讓人想啃一口的小手。

  沒有說出口的是那就像是你。

  男孩的笑容天真到詭異,切開的草莓大福是豆沙色的膩人內餡,以及有別於腫脹的糖蜜酸的足以沿著舌面粗暴勾破每一顆味蕾的惡毒。此刻他卻不做半點反抗任憑青年握住他帶往未知的某方。
  「跟煙火一樣虛有其表的,是您吧?」




2016年7月2日 星期六

HE30題

有鑑於BE30題我寫成了相聲,作為一個合格的混蛋,當然要把它寫得很慘囉!ლ(◉◞౪◟◉ )ლ
目標是用一句話捅刀,但總覺得沒做得很好






1、牽手

牽起的卻不是你的手。






2、親吻某處

衷心盼望落在唇上的親吻,最終仍然落在了額間。
那人永遠也不會將你是作對象看待。






3、玩遊戲/看電影

你們玩了躲貓貓,然後將你永遠的丟在了某處。






4、約會

你開心的吃飯逛街,笑容甜美到燦爛地說著話。
對自己櫥窗裡的倒影說。






5、接吻

唇上傳來一片冰冷的無機質感觸。
有鏡面水珠的味道。






6、換對方衣服

以為還能再在那些衣服上嗅到的氣味,已經不見了。






7、cosplay

就算化妝成他,你也不會變成他。






8、逛街

沒有在為誰整理儀容的必要以後,這個習慣也跟著人間蒸發。
就像自己一樣。






9、和朋友消磨時間

這是第幾次了,來被醫生看,而又看著醫生莫可奈何的眼神。
「今天很謝謝你,聽我說話。」






10、戴獸耳

就算戴上貓耳,你最喜歡的寵物還是不會回來了。






11、穿娃娃裝

你抱著新購入的孕婦裝,痛哭失聲的撫著自己平坦的小腹。






12、親熱

你覺得被他狠狠摔裂在地上的心臟還熱辣著。






13、吃霜淇淋

他凝視地上逐漸溶解的糖霜忽然不知該往哪裡走。






14、性別轉換

你知道的,困住你的根本就不是這個性別這個身體。
不正常的本來就是社會不是你。






15、不同的著裝風格

將過去你喜歡的所有服裝通通扔進了垃圾桶。
卻不能把那個人的習慣也一起回收。






16、晨起儀式

你假裝沒有看見,他在每一天的早安裡投入的那顆毒藥。
一如往常地等他捧來一頓窩心的囚牢。






17、摟抱

還有溫度卻沒有呼吸。
所以那個人再也不會回應你的撒嬌。






18、一起做某事

他奮不顧身的刺穿你的心臟。
你於是也沒有客氣地咬破他的喉嚨。






19、正裝

你唯一算的上體面的衣服,用在了你自己的葬禮上。







20、跳舞

盛裝抵達會場你才發現全世界只有你一個人不知道晚會要邀請函。






21、做飯/烘焙

他神態自若的將多出來的一人份放進了冰箱準備下一餐繼續吃。






22、並肩戰鬥

夢裡你們一起走了一萬步,醒來你仍在床上。
只有你一人在。






23、爭吵

你告訴我,怎麼跟自己吵架?






24、和好

所以告訴我,怎麼跟自己和好?






25、凝視彼此的眼睛

你試圖鏤刻對方的容顏。
而他顫抖著握住了你的手。






26、結婚

你們手牽著手,一起被消防員打撈上岸。






27、其中一人的生日

「媽,辛苦妳了。」
你凝視神龕上的遺像靜默的捻香。






28、做一些滑稽的事情

因為不論如何都想擁有他的骨肉,莫可奈何之下,你只好吃了他。






29、做一些甜蜜的事情

他把死去的寵物作成了皮草。




30、做一些熱辣的事情

將那份迷戀踩在腳下,聽著悅耳的心臟破裂的聲音。
「沒有辦法,我不愛你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