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假裝沒有惡意



  「妳的理由還真孱弱。」
  祂調侃,沒有說的,是妳可怖的堅強,自卑的傲慢,歪曲的走直。
  盲目又天真,錯誤的好奇心,一個又一個壓的妳喘不過氣的巨大謊言,壞掉的邊緣。
  祂注視著,然後等待妳上門尋祂的一天,等待今天,這一刻。

  「可以啊,無所謂的,妳說想要實現的願望,我替妳實現。」
  祂的笑天真爛漫,帶著純真的惡意,甜滋滋地綻開。

  「與其相當的代價,我要妳。」
  祂歡快的說著,語調輕跳的像歌;眼底映入妳的錯愕與疑惑。
  「妳想要的『Happy Ending』我給妳,相對的,在那之後,我要妳。」

  『反正也不能在比現在更糟了,想要的話,給他又何彷?』
  妳想,然後就笑了。
  祂看著狼狽的妳,狼狽的笑。

  妳伸手,選擇被誤導。
  拿著那雙朝自己伸來的手,摀起耳朵。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