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5日 星期日

「純」



  「我要一杯溫的熱紅茶,去冰無糖。」
  嚼著口香糖的女人一邊說一邊調整塞在耳道內的耳機,不耐煩的啐聲。
  啪地一聲拍下來的零錢夾雜一大堆發票伴隨女人的一句:「發票幫我捐掉。」
  已經不太想在講甚麼,沉默的掛著營業微笑收下銅板找零同時按下收銀機,假裝沒有聽到點餐時候的無用資訊,說起來到底是要溫的還是要熱的?都已經要溫熱的那還去什麼冰?當那女人神智不清自己也跟著一起被熱昏頭好了,36.3度啊,真是惱人的天氣。

  依照店裡規定的流程量了一杯500c.c的紅茶加熱,同個杯子再去開飲機前量了150的白開水準備一起到進鍋裡加熱,然後是背後一聲彷彿踩到小貓屍體的女聲尖叫著你在幹甚麼!為什麼要再茶裡面加水稀釋!……如此云云。
  把電磁爐關掉的同時回應對方這是因為你們家的茶一開始就會泡得比較濃,加水是為了維持每一杯出產的濃度,可話都沒有說完一半對方就又尖聲的拍著出餐檯說你們這樣是在欺騙消費者,加這麼多水味道都淡掉了!
  「我要喝的是純茶!你加水稀釋幹甚麼?」

  此時此刻多想回頭到倉庫裡拿一整包的茶葉塞進那個高分貝的嘴裡撇下一句
  「你喝的茶難道就不是加水稀釋出來的東西?有本事你吃這個?」

  可是最後,還是只能在顧客的淫威,更正確地說,是咆哮中默默地給她一杯濃度過高的所謂「純茶」。
  店長體諒的拍拍你,苦笑道:「你就祝福他喝完這杯會心悸心肌梗塞然後再也不要出現好了。」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