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9日 星期三

鷸蚌相爭,漁翁……



「我不喜歡貓,貓的眼睛看起來很可怕,不是說貓的很陰的嗎?」

「蛤?我才不喜歡狗呢!狗都很臭,而且又很失控會亂吠,很吵。」

他們對視……更正確地說是互瞪了好長一段漫長的時間,對象不是彼此的臉,而是對方懷裡的一狗一貓。
遲遲沒有人願意吐槽對方明明討厭的要死卻還是妥協眷養是搞什麼。

她知道他妥協是因為她好好的教育了她的貓不讓貓進房間明確的區隔出生活空間不侵犯到怕貓的他。
他同樣清楚她同意是因為他每周都會定期清潔他的狗每天遛狗讓狗保持良好的心情不去打擾不愛狗的她。

那也沒有辦法,他們同住一個屋簷,那是必須妥協配合的相讓。
只是苦了他們的老媽當了老奴才還要兼任狗奴才貓奴才。

「才怪!!」

「媽妳明明才是寵他們寵的要死的!」

「就是說啊!!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別買那麼多零食回來餵牠們的!胖死了妳又不負責幫他們減肥!」

兄妹連沆瀣一氣的指著婦人的鼻子開罵,一貓一狗則很有默契的驚醒鑽進了客廳桌底。
頭一歪又兀自睡的香香甜甜。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