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5日 星期一

不包括,友誼


「能夠原諒我的寬容,能夠打醒我的智慧,能夠取悅我的幽默。」
「……幹嘛?」

他扳著手指輕而易舉地回應了你「怎麼樣的朋友才算朋友」的問題,隨後斜著一對明媚的眼睛看過來,很不滿的模樣。
對此你無奈地半舉雙手故作投降貌,盡可能地讓自己的表情可接近誠懇而不是嘲諷一些。
「……不,沒什麼,就是意外的覺得,你不是沒有朋友嗎?」
聽聞這句話的他愣地垂下支住下顎的腕,瞠大的雙眼有著難受的不可思議。

「——你在說什麼啊,我不是有你嗎?」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