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共鳴腔

「我愛你」是一句咀咒,而「我也愛你」更是句要命的。


  同樣的事情發生到第三次他已經完全的失去耐心,奮立而起的同時猛然後退的椅子一個倒地再也不起沒有懸念,他瞪他,聲音像冷水蔓延黑夜。
  「鬧夠了沒有,你到底都用什麼地方跟我共鳴的,如何能得到這樣的結果。」

  他被他突如其來的憤怒驚得一愣一愣,找回自己的情緒的同時他亦展開一彎堪稱美麗的笑花。
  「這裡」他伸著食指指著左心房,笑容如若春華。
  他看他,眼瞳溢滿溫和的愛意:「最靠近心臟,同時深的可以碰觸靈魂,的地方。」

  他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然後一把摔出手上的樂譜:「鬼在跟你說這個!丟不丟臉啊你!」
  臉上的紅不知是羞的還是氣的。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