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7日 星期五


  「借我抱一下。」
  他說得清楚,他理解的很模糊。
  藍綠雙色的異瞳依然清澈透析是自己認識的模樣,那張秀氣的面容傳遞的洩氣卻是自己鮮少直接面對的情景,他沒有猶豫的太久便將那張臉抱進自己懷裡。動作快的連他都意識不及。
  理由他想他是明白的。

  「呃!……呃……」而他其實不知道該不該說謝謝。
   這個一直默默地喜歡自己的人,從來沒有讓那份喜歡給自己帶上任何困擾,不遮掩也不宣揚,彷彿喜歡之餘他就是一個名詞程度的重量,或許真的是也不一定,他 也喜歡他這樣……只是這兩種喜歡的程度以及狀態一定不是一樣的。覺得愧疚的同時也清楚這樣的心情無非是在貶損對方的心意,因此從來不願為此多做表達;埋在 硬挺的布料中他才矛盾的想著他是不是不該來的。
  身體卻不由自主的在菸草的氣息中蹭了一蹭。

  這反而讓他稍稍嚇了一跳。
  硬要說起來,這場投懷送抱久已經足夠令他意外,更遑論是這樣接近示弱的舉止。他並不是會在明知自己心意的情況下還騷亂這池心水的人,畢竟自己並不會為此所動。
  不對,冷撤的思慮循著撫弄那顆腦袋的手否定了前一秒的想法。
  當他主動將這個軀體抱緊的時候,就已經足夠說明他對於這個要求產生了何等的動搖。
  他說他喜歡他,從來都是認真的。

  到底是為了什麼,這麼沮喪這麼失意,他想他是明白的。
  所以他感受掌底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接受安慰的腦袋,煙灰色的眼睛靜靜的凝視他。
  「別想太多,沒關係。」


  ——因為是喜歡的人啊。
  他想他也是明白的,對方沒有能說出來的話。
  抬起來的藍綠異色眼睛眨了又眨,這個人總是這樣,他的注視時候總是凝視,對著其他人的視線也是認真而讓這樣的凝視顯得很不起眼,可那樣【只看著你】的專注,瞞不過他太久的。
  他知道的,他說的沒關係,他知道的,他說的別想太多。

  我喜歡你,所以你跟我撒嬌,沒關係。
  我喜歡你,所以你偶爾給我找麻煩,沒有關係。
  不要想太多,因為我本來就喜歡你。

  「…………怎麼可能沒關係啦,白癡。」
  他最不願意的,就是造成這個人的困擾了。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