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荊棘劍

【你沒有辦法給我我的愛,我給你。】

  在很久很久,久的無法回憶的從前,公主對王子微笑,這樣說了,接著踏進永眠的棺材(城堡),自此一睡不醒。
  在此之前,王子甚至不明白原來自己一直愛著的人,同樣也以這樣的心情待自己。
  王子無法理解公主的愛,不理解,所以沒能接受。
  自以為單相思的愛情自此結束,他們相愛的起點卻始於其中一方的永眠。
  懊悔不已的王子向魔女求助,他想記得她,想永遠記得她愛他,想永遠愛她。

  魔女教會王子如何在靈魂的脈輪,最靠近核心的地方刻上他期望記住的所有一切,教會王子如何躲過鬼差的追捕輪迴轉世。
  最後,得到一切所需知識的王子離去,沉默注視他背影的魔女嘆息。
  王子可以向她學習一切事物,卻獨獨無法學會如何去愛。
  抱著那些愛的王子投入輪迴,因為魔女告訴他,要去學習去愛的方法,要去聽見公主的話語。

  千年的輪迴以後,揣著那些愛的王子重回公主永眠的城堡。
  魔女靜靜的在城前佇立,仿若一尊宏偉的石像。
  --請回吧,敬愛的王子,不要去找你的公主了。

  城堡已然不是他所悉知的城堡,魔女已然不是他所熟識的魔女。
  嘶嘶龍吟響徹雲霄的同時燃進一切的龍火亦聞聲而至。
  魔女仍佇立仿若石像,她看的王子一字一頓,告訴他:「你的公主沒有等你了,請回吧。」

  怎麼樣才能說清楚一份愛呢。

  王子踏遍世界尋求的答案,在這句話之前碎成一片片的永遠。
  王子的公主一定是愛著王子的,她背負詛咒的永眠就是最好的答案。
  公主的王子一定是愛著公主的,他刻下那份愛輪迴世界就是最好的證明。
  他不相信,所以51式7.62毫米手槍彈以440米/秒的初速度貫穿魔女的胸膛,王子踩過躺臥在地的惡龍屍體往高塔而去,沒有猶豫。嚥氣的魔女無法言語,而王子相信自己會證明他們相愛的真理。

  數千年來,他等待的這天終於來臨,經歷無限輪迴轉世,他終於能夠前來迎接永遠的他的公主。
  王子擁抱親吻他的公主,悠悠轉醒的她在起初的疑惑後認出前來迎接的王子。
  公主剔透的雙眼泌出點點星光,她伸手向他,而他幾乎已經準備好要感受彼此久違的體溫。
  王子卻只感覺到自己血液的溫熱,猶若火燙的堅冰蝕人。

  公主笑著哭了,撐著王子的同時一手抓握溫軟卻再也無力跳動的臟器。
  「為什麼還是不懂呢,『愛是會磨損的』。選擇沉睡的時候就已經交待了結局——我為你背負詛咒,已經是我愛你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嚥氣前,王子聽見的是公主仍舊悲鳴著愛的心跳,以及她嘴邊的『愛是會磨損的』。

  魔女沒有說錯,他也沒有說錯。
  王子的公主還是深愛王子,但身為公主的愛已經不願意再愛王子了。
  他應該要離去的,而她在故事最開始就已經給這份愛一個能成全彼此的交待。
  他應該要懂的。


Fin.
〖跋〗


  公主摟抱依然溫暖好似火燙的軀殼,在一片血泊中泣不成聲。
  魔女踏著無聲的腳步,沾著滿身自己的血前來。

  他們都沒有錯,王子公主抑或自己。
  魔女出於善意收留王子的求救,出於善意釋出針對王子而後由公主承受的詛咒。

  看盡一切的眼睛沉默的不像話。
  千年來魔女悉心題指王子的輪迴,千年來魔女耐心觀乎公主的沉默。
  這場愛情裡他們愛的如此疲倦,這場愛情裡他們執著近乎怨懟。
  沒有誰對誰錯。

  「妳說的我都懂,可是為什麼要告訴他,這場愛的結果?」
  時延,這時候才遲鈍的感受到心疼,在王子已然冷去的時候。
  「我愛他,已經過去很久很久了,為什麼還讓他喚醒我?」

  喚醒公主,即是背負詛咒,即是死。
  所以公主取了他的命。

  「我會心疼。」
  魔女輕聲說:「心疼你們。」

  公主的沉睡是「我愛你」的心情的結束,但是王子愛情認知的萌芽。
  他們的愛情結果,必然是其中一方「我愛你」的死亡。
  但不光只是公主,王子也必須為那些愛,給自己一個交代。
  魔女的指點給了他努力的理由。

  千年來魔女唯一多事的,便是在最後一刻心疼了她照看許久的孩子而親口告知王子,故事的結局。
  事實不會改變。

  她說的,她都懂。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