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藤姬



  森遠秘林裡迎來了久違的訪客,深知對方來意的幽居魔女對著弱齡十六的公主面露親切微笑。
  「我已恭候多時,親愛的公主殿下。」

  傳說山邊遠林的秘境中居住不老不死的神祕魔女,魔女會實現所有到訪之人的任何願望,只要付出靈魂為償。這類謠言的開始總是令人乏味,人們對著秘林的魔女又敬又畏,深居皇室的公主嗤之以鼻。
  人們繪聲繪影說魔女嗜食人肉愛好人血,唯恐天下不亂只怕謠言不夠誇大;她也不知自己何來絕處逢生的勇氣前往求見。他說她說他們說,特此前來的公主不是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只是相較自己的命,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魔女。

  只是面前的人,和人們口中所說,和謠言所提的,簡直是天壤之別。
  若非在初見的瞬間排山倒海而來的非我族類的毛骨悚然,她不會相信現下這個款款為自己準備茶水待客的陌生儷人即是傳說中嗜食人肉人人畏懼的魔女。
  公主儀態優雅的端起芬芳四溢的茶湯,謹慎的沾了一點便放下,甚至沒有讓那些「不明液體」進入口腔。眼見對方戒備至此,心知肚明的魔女沒有多言。

  「我知道您想要什麼,親愛的公主殿下,我也知道您正在想什麼;」此言一出便效果卓越的得到公主驚愕又嚴厲的瞪視,魔女款款微笑。「那茶只是普通的春摘大吉嶺。」
  「至於您說的,想要的愛情,實在是很遺憾,那不是我能力所及的事情。」

  被一語道破來意的公主憤而起身,對著依然嫻雅的魔女厲聲開口。
  「我都不畏謠言隻身一人特意前往請求,妳不是魔女嗎?為什麼這點事情做不到?!」
  魔女只是維持著對方入門以來從未退去的溫軟笑意,依然淡定的面著莫名激動的公主。

  正如魔女所言,她想要愛情。
  做為小國唯一的皇室繼承人,她的愛情生來就注定成為政治道具;同她的母后一般。而那是自幼浪漫愛幻想的公主怎麼樣都不願接受的事情,嫁給一個素未謀面的人,和一個陌生人共度一生。
  她說什麼都不願意,說什麼為國家為天下為社稷,為展決心她甚至不惜選擇了可能喪命的魔女只求那份她企求已久的愛。

  「我想要名動天下千古流傳的驚世愛情。」
  她什麼都想過了,既然連自己這條懸繫天下的命都可以不要,自然不能太便宜這場交易。所以她要的不止是愛情,不能只是愛情,要的更是自己的名姓成為鏤刻歷史永垂不朽的佳話。
  聽罷的魔女依然笑笑不說話,雍容閒雅的喝了一口茶。

  「倘若您的要求只是成為傳說,我或許可以幫的上忙,親愛的公主殿下。」魔女溫溫的說著,笑容親切。「我會給妳一瓶藥,一個偽裝過後的詛咒,本會在妳十七歲生日那天取妳性命的詛咒。」她說著頓了頓,對面的公主緊張的嚥嚥口沫,強迫自己靜靜等待下文。
  「但我會親臨現場將詛咒逆為祝福。我會告訴國王,詛咒我無法解,但我會停止妳的時間,使妳陷入半永久的沉眠,直到有個真心愛妳的王子,獻上真愛的親吻。屆時,妳才能恢復清醒。」魔女溫潤的嗓音以一種最接近輕柔的音量拂過耳殼,笑臉吟吟的面著公主。
  「我這這樣做,公主殿下意下如何?」

  這幾乎達成了她所有的要求,她幾乎沒有能夠多嘴挑剔的地方。
   地點挑在自己的生日筵會上說明了會有無數國家的權貴獲邀參加,就算在那之中沒有一個真心愛著自己的人,那些人回到自己國家之後自然就會將這項消息帶回 去。做為國家的領導繼承人,公主非常清楚謠言的可畏。在自己的筵會上受到這樣詛咒的可憐公主,有了這樣美妙的詛咒背名,必然會有不少國家的王子會願意一親 芳澤。而詛咒的內容又說明要真愛的吻才能喚醒自己,再也沒有比這個更美好的發展了。

  對於美好的未來彷彿此刻就在自己眼前盡數展開的預想,公主並沒有被沖昏頭;她很快的就收回那些想像,有些芥蒂地皺著眉頭。
  「那麼,代價呢?」她謹慎的開口。

  「您不能將這個秘密──我們的約定──告知除此之外的任何人。」美麗的魔女巧笑倩兮,神秘兮兮的伸著食指點在唇邊,俏皮地眨眼。「公主殿下只要答應我這點即可。」
  只要這樣就好?公主狐疑著,看著面前俏皮的魔女張著嘴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要是我說了那該怎麼辦?」她不是很願意相信做為魔女,對方竟然可以不收分毫代價這樣幫助自己。皇室浸潤過的雙眼乾淨明亮而堅定的看著對面的儷人。
  「那麼,您會以另一種截然不同的形式成為傳說。」魔女優雅的調整姿勢,回到了最初舒適的靠在椅背上的動作端起茶杯。輕描淡寫道:「千古罵名,之類的。」
  一瞬間,公主以為自己會被激怒的給對方一個耳光,但生在皇室培養出的修養讓她很快的鎮定下來,同時也斂去了所有不快的情緒,「那麼,妳怎麼證明妳會履行這個約定?」

  魔女伸出小指,笑著偏頭。
  公主靜靜的看著那個彷彿微微發著光的小指,鬼使神差的將自己小指也纏繞上去。說時遲那時快,她看見她們交纏的小指根部繫上了一條泛著藍光的絲線,銜接心口。她嚇得趕緊鬆開手指,慌張的撫上胸前光線穿進的位置,絲線卻也在小指跟小指鬆開的同時消失無蹤。
  公主再度警戒的看著魔女。

  「這樣,就算是完成契約了。」
  魔女微笑著對公主一揮手,她的視線忽然整個翻轉過來,等到公主重新正神的時候,她已經就這麼被送回皇宮,耳畔還有著魔女幽幽的提醒。
  「小指和心臟相連,您若不守約定,您的心臟就會停止。還請公主殿下不要忘記了。」

  一直要到這個時候,公主才有自己真的跟一個危險人物做了危險的交易的實感,撫著心口,渾身發毛起來。

  然而很快地,公主就將這份憂慮拋諸九霄雲外;她是抱持著可能喪命的覺悟去找魔女的,有了這樣的危險,才真正表示魔女仍是魔女,而且自己的願望因為這樣的危險被實現的可能性大大的提高。
  自此她再也沒有回絕國王安排的相親,安靜溫順的接受每個王子的邀約,出席每一場分屬各個勢力的晚宴。因為她知道,她真正想要的東西指日可待。她的生日,就在三個月後。

  故事結束了,結果就如同每本你曾翻閱過的童話故事那般──被真愛之吻喚醒的公主,從此跟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是這樣的嗎?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