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3日 星期五

生之為囚

失心瘋


  你聽著身邊人摟著你指著店說要買這個買那個。女孩興奮地像隻小雞唧唧啾啾的蹦蹦跳跳試穿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難以拿 捏無法抉擇最後你一句通通幫我包起來然後出示了一張全世界只有三個人有的黑卡讓亮起來的眼睛不只是店員一對,而是整個店裡的客人都對你投來了或欣羨或嫉妒 的視線。
  不遠處還在穿衣鏡前糾結到底要粉紅色還是鵝黃色的少女渾然不覺。
  好不容易咬緊牙根選了跟那兩件都沒有關係的粉藍色女孩笑的很是開心,抱著那套新得的衣服像是得到全世界一樣快樂。看著這樣容易滿足的女孩你溫著視線近乎疼寵的揉揉女孩軟軟的頭髮,她也親暱的蹭過來任由你把才從美髮店裡整理好的頭搓亂也不生氣。

  「爸,我們接下來去吃點心好不好,17樓有一間店很有名的我一直想來看看。」
  男人意味深長地看著身邊老大不小的女孩,漆黑的瞳孔裡有著縱橫商場十多年培養出來的魄力讓女孩不好意思的吐吐舌,乖乖地依照男人的命令直呼對方的名字。
  聽見自己的名字自那張粉潤的嘴唇裡親暱的吐露,男人緊繃的臉色這才緩了緩,沒有多少意見就領著女孩坐上直達的電梯。

  她也知道,他們現在的關係很怪。
   這個名義上是自己父親的人,有著跟生身的父親同樣的血統,這個人應該是自己血緣上的叔叔。她知道這個人深愛自己的父親到一個怎麼樣癡狂的地步,甚至甘心 將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家族就為了給生身父親一片自由的天地。她知道,這個人在自己父親的墳前哭得像個神經病一樣,知道個人為了得到自己的監護權甚至不惜跟 妻子撕破臉跟整個家族做對。
  她知道,這個人想要自己只是為了一種慰藉。

  她知道他永遠不會看見自己注視他的眼睛有著甚麼樣的戀慕。
  她知道這個人……

  「啊,嘴張開!這個超好吃的!你不吃甜對吧!可是這個不甜噢!」
  男人乖乖的張嘴將女孩推到眼前的冰淇淋吞下去。
  看盡一切風霜的眼睛注視著那對眼睛裡的戀慕,沒有說的是他從來就不曾將女孩視作自己最敬愛的哥哥。他只希望這女孩不要忘記她的父親只有一個,那是他的哥哥而不是他。
  他只是他而已。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