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5日 星期日

夏紅

 TAG:飄忽的紅、淵柔、琉璃、俯、瞬息。


不管你願不願意,我是非走不可了。

一片夏紅的喧囂中,風裡的聲音順著毛細作用滲進青年的心臟。
它是認真的,他知道。因為那對注視閃耀的光華是他前所未見的堅定。
即便是被撕扯分開的這個當下,他仍然覺得對方的殘酷和溫柔美的不可方物。

我喜歡你。
我知道。

他說他說他說,知道了又怎麼樣呢?
舌尖上的疑問滾了又滾最後還是回到喉結困窘的蜇伏其中。
他喜歡它它卻「不能夠」喜歡他,知道已經是它能力所及可以為他做的最大退讓。

夏紅是這個國度分離的季節,他在鳳凰木下怔愣的以視線雋刻它的音容笑貌。
這一別大概是再也沒有機會再見了,它有這樣的覺悟。
它想保全它不能喜歡卻在乎的無以復加的他,它非走不可。
而後它最後的呼息被連根拔起,閃逝而過的嘆息埋沒在風裡。

FIN.





〖跋〗

劇震之下掉落的鮮綠翠紅紛如雨下,連跟帶起的巨木在機械推進的作用下高高懸起。
吊車運轉的機械音不習,工人的聲音此起彼落,道路開鑿的工程在拔除了最礙事的古木後正式運作。
一聲驚叫後工程卻又再次喊停,隨之而來的是此起彼落的喧囂、警鳴,以及源源不絕的新聞採訪。一具男屍——更正確的說,一具半腐的骷髏躺在拔除巨木後的大坑底下戀戀的「望」著天空。
而曾經壓據在男屍之上的古木,彷彿離土過後便再也無法適應的迅速凋零。

但願它,他,他們,倘若能在彼岸相遇,這一次,能好好的牽著彼此的手——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