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3日 星期五

沉默螺旋

晚間舊聞

  新聞大肆報導誰跟誰出了緋聞誰跟誰抱了醜聞誰跟誰進了摩鐵只是喝咖啡吃甜食胃溢酸休息一下,妳在報紙後面放肆的大笑大叫尖聲說著這誰想到的藉口真是爛斃了,一邊還不忘嫌棄新聞記者簡直就是蒼蠅一樣哪邊臭鑽哪邊。
  「就不能報導一點有用的東西嗎?」至少妳想看的可不是這種花邊新聞。

  對面坐著的人很是氣定神閒同妳一起忽略的整個咖啡廳投過來的責怪的視線,順便也把服務生陪笑的希望你們小聲一點的話語一起充耳不聞,只差沒有用鼻子指著妳讓服務生直接跟妳說去。
  「幫我續杯,一樣。」男人理所當然地晃晃空了的咖啡,敲了敲桌面示意對方妳可以滾了。
  到底也是個不聽人話的主,妳看著服務生灰溜溜的端著咖啡杯下去續杯離開心情竟也好了幾分。
  「欸,這件事你怎麼看?」  

  妳不怪男人瞪過來的視線為什麼充滿驚訝得像是見鬼,某種層面上來自妳的提問就已經比見鬼還要驚人了。妳不怪他,只是催促了一聲。妳的心情就是這麼的好。
  這下反而是男人要皺眉了。

  妳其實相當討厭眼前的男人開口說話。
  因為這個人一但開口說話就會滿是理論,任何妳的疑問抱怨見解在他面前都一一次又一次的錯誤論證導致妳最後根本就不想問他意見乾脆的命令了他不准說話,妳對於事情構成的理論以及支持那些理論的數據沒有興趣。一直以來都沒有,就算是在這個妳主動提問的當下也是沒有的。
  妳只是想到這個男人跟媒體又有甚麼不同,不停地說不停地說不停說,最後也就喪失了去理解其他立場的能力。這樣的聲音越大,其他立場的聲音就會越小,最後消失不見。

  也許總有一天,妳也會變成這樣。
  因為妳已經不願意再去說了。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