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3日 星期五

光度量

你怎麼在發光


  他總說他是螢火蟲的妖精,只有在這個時節可以出現。
  一次兩次五次發生了,你總是笑著說他中二說他怎麼還是這麼中二。
  一年兩年五年過去了,你發現你真的只有在這樣燠熱難解的夏夜裡會看見那個人隻身待在廟堂的廳前安靜地看天。

  一天再也忍不住你問他:「你真的是螢火蟲的妖精?」
  他卻不再若既往笑著跟你說是啊我是螢火蟲的妖精唷,微笑著的容顏不知為何盈滿著光。
  饜足了的模樣。他說:「你真是不死心呢,怎麼又來了。」

  「可是我要死了呢,螢火蟲的生命太過短暫,就算化了妖也不改其志真傷腦筋。」
  五年過去未曾變遷的容顏還是笑得那麼燦爛那麼甜美,不若你已長出鬚髭的臉散發待將成熟的風韻。他還是那副青少年的模樣由始至終。

  沒有人相信你說的話,相信你說你在這裡在過去的夏夜裡遇見過好幾次螢火蟲的妖精。
  你們成為了朋友而你還是永遠失去了他。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