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3日 星期五

公事公辦

在外未言明便統一的陌生語氣


  早已習慣他在外手腕高明看來聒噪的要命又懂得應對進退的笑容甜美(必須說這用在一個男人身上還真他媽噁心)一進宅子之後會像是見鬼了一樣被嚇跑的只剩下一張臭臉,身為男人貼身的保鑣已經很理所當然的從門口開始一路彎腰撿拾男人踢掉的鞋子外套領帶別針……有時候甚至會多 一個女人的高跟鞋風衣,他還得迴避女人瞪過來太過明顯叫他滾蛋的視線。
  這年頭的保鑣還她媽真難當啊。都覺得自己其實應徵的是保母不是保鑣吧 喂,你見過哪個保鑣除了維安以外還要給老闆提行程開車倒水餵飯(?)下廚甚至幫忙跑腿買套套的ㄇ!?便利商店門口剛結完帳的保鑣鐵青著一張臉忍受了大夜班 店員似笑非笑的目光瞬間起了一股想掐死老闆的衝動。然而實際回到宅子內拿東西給房間內正待「辦事」的老闆又是一副畢恭畢敬的模樣。

  男人挑眉,只穿著一件浴衣身軀正好阻擋了所有可能看清室內面目的目光,那張臭臉毫不猶豫的擺了擺,讓他的保鑣退下去,然後他自己摔了門上鎖。捏著那一盒精巧 的物事臭著一張臉坐在床緣。床上被帶進門的女人已經憋笑到了極致再也說不出話,氣悶的男人憤恨的拿手上的保險套朝那個不斷顫抖的頭狠狠扔過去:「笑夠了 麼!」

  這對主僕真是太逗趣了,儘管被手上失去節制的小盒正面砸到後腦勺仍然不減女人想要大笑的心情。在外花枝招展的男人回到家卻這副 委屈小媳婦的模樣說了誰要信,而理由就因為他最想上的人永遠都在門板外維持那副到死都一樣的畢恭畢敬,明裡暗裡明示暗示了這麼多次卻都被木頭裝死沒看見的 目光狠狠敲的碎碎碎碎。門外做為保鑣的女性大概到死也不會相信男人進了宅子後要他做的那些餵飯倒水的動作通通都是在撒嬌吧。
  身為親友的女人配合男人演了好多齣這種爛戲最後終於在這次宣告破功。
  「我說你啊,還是認命了準備一束鮮花玫瑰鑽戒直接去跟人告白還更實際一點你怎麼說?」

  「憑什麼!?」
  唉呀唉呀,真是孩子氣。好在男人的這一面只有我看的見。
  難說沒有一點妒心的女人忍不住愉快的想,畢竟是喜歡了好多年的人啊,要說沒有假戲真作的期待那還真是騙人的,不過看自己偉大的快要跟神一樣的親友戀愛了之後也跟普羅大眾一樣只是白癡她還真是氣消了不少。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