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5日 星期日

無聊



  他聽著她甕聲甕氣的抱怨,低頭一看埋在自己腿上的傢伙還是還是沒有起來的跡象。
  他好氣又好笑地搓搓對方柔軟的頭,手勁溫和手溫暖和。

  少年沒有說話,出了聲抱怨以後她也不爽再講了。
  誰讓她這話今早已經不知輪迴了幾遍還是沒能得到一絲除了撫觸以外的回應。她自少年的腿上抬起尊貴的頭,心情很不愉快地瞪著喀拉喀拉響個不停的噪音來源。
  對了,這個也很煩,整個早上都喀啦喀啦的,讓她想睡覺裝沒事都很辛苦。
  她已經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好幾回,執拗不肯離開。
  這個人到底要撇下自己忙到甚麼時候!她有些不開心的伸懶腰,又給自己換了姿勢試圖尋找少年腿上最安穩舒適的位置,他不理她,她也沒轍。只能繼續安分地等著少年有空回應自己。

  而他專心自己的報告長久沒有搭理他的摯愛,任由他可愛的寵物在自己腿上伸了爪子伸懶腰。
  也只是寵溺的摸摸委屈的愛貓,感受腿上一團暖爐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Fin.